扎克伯格哈佛演讲全文:我们这代人的使命是什么

2019-09-12

mark.png

演讲视频截图

当然,如果我今天能完成(演讲)的话,这可能是我在哈佛首次真正完成的一件事。祝贺你们,2017届毕业生!

对于我来说,能在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让我充满惊喜,不是因为我曾在这里辍学,而是因为从技术上说,我们都属于同一代人。我们在这里就读相隔不到10年时间,在这里学习同样的理念,在同样的Ec10讲座中打过瞌睡。我们可能是通过不同的方式进入哈佛大学的,但是今天我想与大家分享下自己的想法,包括有关我们这代人的使命以及我们正共同创造的世界。

首先,过去几天的经历带给我很多美好的回忆。当你们收到电子邮件,通知你被哈佛大学录取时,有多少人还记得自己当时正在做什么?我当时在玩游戏,然后飞奔到楼下,告诉爸爸这个喜讯。出于某种原因,他的反应是录下我打开电子邮件的瞬间场景。这可能是令人感到伤心的视频。我发誓,能进入哈佛大学依然是父母最为我感到骄傲的事情。

你在哈佛大学上的第一节课是什么?我的首节课是《Computer Science 121》。当时我上课迟到了,所以匆匆穿着T恤就跑,直到之后才意识到穿反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没人跟我说话,除了KX金(KX Jin)。最后,我们共同解决问题,如今他在Facebook负责重要业务。2017届的毕业生们,这就是为何你们应该友善待人的原因。

但是哈佛大学留给我的最美好回忆是遇到普莉希拉(Priscilla)。当时我刚刚推出恶作剧网站Facemash,广告委员会想要“审查我”。每个人都以为我会被开除,父母来帮我收拾行李,朋友们为我举行送行派对。然而幸运的是,普莉希拉与她的朋友也出现在派对上。我们在Pfoho Belltower的卫生间外相识,那肯定是最浪漫的邂逅。我说:“我可能在3天内被开除,为此我们需要快速约会。”

然而最终,我没有被开出,而是自己选择了辍学。普莉希拉与我开始约会。正如你们所知道的那样,电影中描述称Facemash对Facebook的创建非常重要。但事实并非如此。可是如果没有Facemash,我可能就不会认识普莉希拉,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为此,你们可以这样说,这是我在哈佛大学取得的最大成就。我们正这里建立起能够维持终生的友谊,有些人甚至组建了家庭。这就是我为何如此感激哈佛大学的原因。

今天,我还想要谈谈目标或称使命的问题。在这里,我不是为你们设定寻找使命的标准。我们都是千禧一代,都尝试着依靠本能行事。相反,我在这里想要告诉你们的是,找到使命感还不够。对于我们这代人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创造人人都有使命感的世界。我最喜欢的故事之一就是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总统参观美国宇航局太空中心的场景,他看到守门人手持扫帚,然后走过去问他在做什么。守门人回答说:“总统先生,我在帮助将人类送上月球!”

使命感是一种意识,我们总是处于比我们自己更大的东西里面。这些东西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也需要努力工作让它变得更美好。使命感就是创造真正的快乐和幸福。当你毕业时,它变得尤其重要。当我们的父母毕业时,他们的目标是找到工作。可是今天,技术和自动化正导致许多工作消失,社区成员也在减少。许多人为此感到沮丧,正尝试填补空虚。

当我四处旅行时,我曾前往少年拘留所和鸦片戒瘾所看望那里的未成年人,他们对我讲述了自己的生活,并说如果放学后有事可做或有地方可去,他们的生活可能会变得完全不同。我也曾前往工厂,那里的工人知道他们的工作正在消失,并尝试寻找新的工作。为了确保社会向前发展,我们这代人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创造新的就业机会,还要创造新的使命感。

我记得在Kirkland House小宿舍中推出Facebook当晚的情境。我与朋友金去了Noch's。我记得告诉他,联系上哈佛社区让我非常兴奋,但将来某人或许能够连接整个世界。事情的确是这样的,但我从未想过这个人就是我们。我们是刚上大学的孩子,我们对此还一无所知。有许多大型科技公司,他们拥有庞大的资源,我想某个公司能够实现这个目标。但是我们的这个想法如此清晰,所有人都想被连接起来。所以我们只需要保持前进,每天保持进步。

我知道你们都有自己的故事。改变世界似乎变得如此明显,你们确定其他人会去做。但他们没有,你们却会。但是只有自己的目标还不够,你还必须为其他人也创造出使命感。我自己的经历就是如此。我的希望从来不是创办公司,而是创造影响。随着这些人开始加入我们的行列,我只是认为他们也关心影响力,所以我从来未解释过自己想要建立什么。

几年后,有些大公司想要收购我们,但我不想卖掉它。我想看看,我们能不能连接更多的人。我们首先建立了News Feed,我想如果我们能够启动它,这会改变我们了解世界的方式。然而,几乎所有人都希望卖掉公司。他们没有更高的使命感,毕竟这是初创企业梦想成真的良机。最终我解散了会议,在一次激烈争论后,有顾问告诉我:如果我不同意出售,我会为这个决定后悔终生。在其后1年时间里,人际关系变得如此紧张,管理团队中的所有人都选择了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