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队伍建设 -> 法苑文化

难走的路才是上坡路

  发布时间:2014-11-27 16:54:28


    “不经历战斗的舍弃是虚伪的,不经劫难磨练的超脱是轻佻的,逃避现实的明哲是卑怯的,中庸、苟且、小智小慧是我们的致命伤”这是傅雷先生对抗命运的看法。这个看法向我们折射了一个道理,如果发现我们身处窘境,如果发现有些事情让我们痛苦、挣扎,那么,我们正在上坡和前进的道路;而安逸的、让人不思进取的位置和环境,则正是埋葬我们的坟墓,我们也必将沦为庸俗的、苟且的和凋零的人生。

    难走的路才是上坡路。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无论是中国还是国外,每一次巨大的变革和进步,无不是在愤怒的呐喊和身处绝境的挣扎中产生,但正如一个新生儿的降生或者彩蝶的翩翩起舞,我们有的时候或许更愿意沉浸在胜利和骄傲中,而真正忘却和忽视了临产的疼痛挤压和破茧而出的重重困难。一个人不断进步的一生,一个民族不断既往开来的美好明天,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而这个脚印上满是鲜血与汗水,还有那难以承受的责任和苦难,这个我们不能忘记,也永远不应忘记。

    难走的路才是上坡路,正如大国的崛起。当大清国还沉浸在天朝上国的美梦中时,西方的欧洲国家则正深陷迈向富强的重重苦难。文艺复兴后,一个个的西方国家在地中海潮湿的迷雾中摸索着找寻出路,在央视《大国的崛起》中阐述了这样的观点,广袤的海洋让无数冒险家葬身于此,但风浪中却掀起了一个个葡萄牙、西班牙这样强大的帝国。虽然我们无法再现当时的艰辛,但我们可以想象的到,在麦哲伦或者詹姆斯库克的船队上,每天都有队友患坏血病痛苦的死去,以及行驶了很长时间却始终看不见大陆的孤独与绝望。同样的,大清国的美梦并没有做太久,无论是洋务运动还是戊戌变法、无论是辛亥革命还是抗日战争,都是让常人无法直面的残酷现实的。或许经过影视艺术的修饰让我们感受的更为直观,在影视《圆明园》、《辛亥革命中》、《建国大业》以及众多的还原史实的抗日题材片中,每一次倍受欺凌和轻视,都暗含对未来的绝望之情和再次奋发图强的决心。一百多年来,可以说是一寸山河一寸血,比如谭嗣同对梁启超说,“古今之变革,未不有流血,今愿意我之头颅唤醒国人”,比如淞泸会战、南京保卫战、太原会战,我们一次次寻找出路,却一次次碰壁,但又一次次的自强不息,那时,我们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也不知道这样的苦日子什么时候到头,但我们知道这条路虽然困难,但不得不走。

    难走的路才是上坡路,比如美国的解放史。在十六世纪莱克星顿枪响后,华盛顿带着他的战士,开始了艰难的抗争。北京袁腾飞老师有这样的描述,在冬日,华盛顿和他的军队很容易被敌军发现,因为他们每次行军,冰冻的地上会留下长长的血脚印。

    难走的路才是上坡路,比如一个基层法官的宿命和选择。在长期的深入工地司法服务的过程中,看到了数十位农民工兄弟顶着寒风缩卷在桥下,听到了他们的无奈“大楼都卖出去了,为什么还欠着我们的辛苦钱”,了解到六十三岁的老人忍着腰腿疼痛在满是油污的机器面前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了解到老伴离世、儿女不孝顺,老人为了生活不得不在上百米的高空粉刷墙壁。我们的农民工兄弟,他们背井离乡,他们远离父母、妻子、孩子来到这里,他们希望能在这繁华的都市,通过努力,为孩子买一个玩具,为妻子购置一件衣服,为父母带回他们喜欢吃的桃酥,他们担负着最美好、最纯净的愿望,他们也面对着困惑、孤独、沉重的生活。作为一名法官,我们必须用法律让他们吃的饱,穿的暖,活的有尊严!

    当然,这不是一条好走的路,这条路通往深山悬崖危险,这条路通往夜深人静的寂寞,这条路通往皱纹重生、青丝幻白雪的岁月蹉跎,但同时也通往一个基础法官的无怨无悔和朴实平凡的人生。难走的路才是上坡路。在寒冷的夜晚,昏暗的灯光下,读案卷、写判决、会有困顿、彷徨、沮丧、孤单来袭。但路依然要走,这是一个基础法官的宿命和选择。


关闭窗口


民意沟通信箱:hqqf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